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行业资讯 > 酒类百科

有哪些文人与喝酒的故事?

发布日期:2021-11-25 14:46     浏览量:

  酒在文人的日常生活中,占有很重要的位置。

  酒可以侠,可以雅,可以痴,千古以来,惟有文人才能品评出其中的韵味。

  古时文人不仅以文下酒,而且还以酒作文,流传千古的酒文化诗句比比皆是;而现当代文人与酒的故事,更为我们增添了不少闲情与雅趣。

  梁秋实(左)和胡适

  酒是梁实秋多年的老朋友。他小时瘦弱如豆芽,可人却非常善饮,第一次醉酒竟在六岁。梁实秋说自己酒量不大,是谦词,比胡适可能还是要强些。胡适曾因酒出过一次洋相。那是一个雨天,胡适和一帮朋友喝得尽兴,独自雇一辆人力车回家。那没有职业道德的车夫趁他酒醉,顺手牵羊扒了他的衣裳,偷了他的钱包,把他扔在雨里。此后,胡适再不敢随便乱喝。胡太太给了他一个金戒指,上面镌有“戒”字,戴在手上,表示戒酒。

  鲁迅

  鲁迅有饮酒的嗜好。他常常约朋友到饭店吃饭,每吃必喝,有时还一醉方休。郁达夫曾对鲁迅饮酒有过生动的描述:“他对于烟酒等刺激品,一向是不十分讲究的。他的量不大,但却老爱喝一点。在北平的时候,我曾和他在东安市场的一家小羊肉铺里喝过白干;到了上海之后,所喝的大抵是黄酒了。但五加皮、白玫瑰,他也喝;啤酒、白兰地,他也喝,不过总喝得不多。”

  叶圣陶

  叶圣陶爱酒,却很少有人见他醉过。据说,他一生仅有过两次醉酒,一次是朱德总司令的六十大寿,叶圣陶应邀赴宴,酒逢知己千杯少,不觉多贪了几杯,散席时他酒醉难以自持,被工作人员护送回家。还有一次是抗战期间,应邀与英国教授雷纳较酒量,两人“酒逢对手”,一直对酌到太阳西下,最后雷纳先喝醉了,而叶圣陶勉强自己走回家,也醉倒在床。虽然叶圣陶能喝五斤以上黄酒,但大多时候仅以一两多白酒解瘾,可见他具有极强的自制力。

  王蒙

  王蒙对酒感慨良多,面对一个喝得大醉,醉得癫狂的人,他常常认为这是自我的痛苦,生命的痛苦。他说:“我不是什么豪饮者,只是‘文化大革命’那段时间,在新疆,我不但穷极无聊地学会了吸烟,还颇有兴味地喝了几年酒,醉过若干次。”那时的王蒙喝起酒来,不拘形式,不分场所,也不讲究下酒菜。一天,他正骑车赶路,突然被大队会计截住,把他拉到路边玉米地里。会计从腰里掏出酒瓶,没有酒杯,没有下酒菜,就顺手拧下自行车的铃铛盖,把酒倒在里面,仰头一饮而尽,两人就这样大喝了一通。

  贾平凹

  贾平凹爱喝酒,也爱吹自己能喝酒,自诩为“长安首喝”。他认为饮者大都善于吹嘘,连诗仙李白也不例外,明明是以诗传名,却偏偏要说“惟有饮者留其名”。他在文章中常常写到酒,特别是那篇以“酒”为题写父爱的文章,非常感人。贾平凹写作时常手持一把宜兴紫砂酒壶,边写边文章来源华夏酒报饮,三四个小时后,酒喝光了,一篇文章也写好了。后来,贾平凹得了肝病,只好戒酒,一滴不沾。不过看见别人饮酒,仍馋。

  文人爱酒,似乎源于酒能触发创作的灵感,很多人不是说“李白斗酒诗百篇”吗?不过,我想文人爱酒,是因为文人性格恰如酒性。

  然而,酒有优劣之分,在当下这个时代,不知道文坛还有多少“酒性”,或者说又有多少能酿出醇香四溢的文采?


【获取客户解决方案PPT】

服务酒企客户已超100家

预约演示 免费体验
X 您好,我是您的专属产品顾问

扫码添加我微信,获取免费试用权